Translate

22 March 2015

当年 奎因街 (小坡三马路) 的 公教中学

下午搭着公交要去 百胜楼 (Bras Basah Complex) 买一次性隐形眼镜, 结果由于路不熟下错车站了。 心想反正剩下的路不远, 干脆用走的好了。

这么一走又拐错了弯, 小迷路地走着走着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 奎因街 (小坡三马路 Queen Street)。

站在 奎因街 让我觉得好像通过时间隧道, 来到了小时候的我。

早上才刚刚看了大堂哥在脸书 (Facebook) 上PO文当年跟 巫启贤 同窗的回忆录, 看来轮到我也来个回忆回忆一下了。

这条街已改到面目全非但几栋老楼房仍然还在。虽然有装修翻新过, 但还是认得出来。



这栋是 华德楼 (Waterloo Centre)。 前面的广场应该是当年 联络所 (Community Centre) 的篮球场。 记得只要用学校的图书馆借书卡抵押就可以把篮球借出来玩。 还记得篮球场旁边有个架在七八尺高的电视机供于当地居民晚上观赏。 当年电视机还没普及, 可算是奢侈品所以不是每户人家里都有电视机。 因此一般居民晚上吃饱饭后都会下来乘个凉, 看看电视也顺便跟邻居们联络感情。 “联络所” 这名称也大概是这样来的吧。



这里是 华德楼 的另外一边。 记得放学后, 大伙儿都会跑来这里踢球。 要不就三楼停车场顶楼, 要不就楼下一楼, 整班人马追着一个一块钱塑料足球到处乱跑乱踢。



奎因街 往西南方向走着就来到了我堂哥们和我小时候念书的地方。 当年的 公教中学 就在这里。 堂哥们念中学而当年的我念小学 (公教中学附小)。 上面这张照是中学部。 我小四那一年在中学部呆过一年。




公教中学 是天主教会所办的华校。照片里正在翻新的是学校所属的 圣皮特及圣保罗天主教堂。记得有一年堂哥们踢球打破了教堂玻璃窗, 我爸妈被叫去学校了。





上面这里就是小学部。 如今已变成艺术博物馆了。 记得一楼最右边就是主任办公室, 也就是我常被请客吃藤条的地方。 主任办公室楼上就是小学部的图书馆。 小五那年小林和我身为图书管理员的小组长 (Head Librarians) 在改考卷期间 (年终考试后和放假前之间那两三个礼拜), 就用着 ”年终大整理“ 的名义, 带着我们 的"伙计“们到图书馆里去踢球。 小学部图书馆内是铺地毯的, 所以进去要先脱鞋子。 一票人脚穿着袜子踢一颗小小的乒乓球。  记得短短的那一周, 大家都把自己上学的袜子全部踢破洞了。 搞到妈妈们一个雾水到底怎么个回事儿。

一楼的左边就是当年学校的食堂。。。


 

说到食堂, 食堂内角落有个后门, 我们就常常从这后门偷跑出去。 然后再钻入 维多利亚酒店 (Victoria Hotel) 的后门, 通过 海南鸡饭馆子 来到了 维多利亚街 (小坡二马路 Victoria Street)。

要是我没记错, 维多利亚酒店 的前方分三段。 左边为酒店大堂出入 (现在还是)。 相片中间的牛排馆应该就是当年的 海南鸡饭馆子。  最后就是最右手边的 7-11便利店。 那个应该是当年 上海书局 的一楼。 我的第一支 ”英雄牌“ ("Hero") 墨水钢笔就是在那买的。




上面这张是今日的 Grand Pacific Hotel。 这是当年就处于上海书局的隔壁的 大班酒店 (Taipan Hotel)的所在地。  记得小五还是小六那年酒店就被拆了重建。 建好后就变成 Allson Hotel。 眼前这栋 Grand Pacific Hotel 应该是 Allson Hotel 后续再次拆掉重建的吧。





过了 维多利亚街 终于到了 百胜楼。这栋楼是售卖书籍的 “书城”。 书 书 输 输, 迷信又爱赌的华人就把这 “输城” 来个反败为胜命名为 “百胜楼” 讨个吉利。

记得这里是我买第一张首日封 和 第一个乒乓拍 (Butterfly Super Sriver 5)  的地方。


- Voxeros

2 comments:

Jeffrey Tan said...

Good post. In Chinese some more

JayWalk said...

@Jeffrey: thank you. Writing is a good way to practice and keep my Chinese language sharp.

Bi-lingual ftw!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